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新闻 > 虽然仍拥抱彼此,但抖音和腾讯音乐终有一战?内容

虽然仍拥抱彼此,但抖音和腾讯音乐终有一战?

2020-03-22 21:37 作者:808彩票资讯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  社交、游戏、短视频、办公软件……腾讯与字节跳动在许多领域界限分明,无版权转授、无登录授权,但到了音乐领域,看似已形成强竞争关系的两家却是其乐融融的另一番景象。今年1月,据36kr报道,抖音与腾讯音乐已于2019年年末达成音乐转授权合作。对此消息,字节跳动和腾讯音乐方面皆未予置评。

  一位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告诉字母榜,至少在音乐领域,腾讯和字节跳动没有外界想象的那样剑拔弩张,合作存在已久。

  但两家巨头在音乐方面的和谐关系并不稳固。

  3月初,字节跳动旗下音乐流媒体应用Resso在印度和印尼上线,Resso已与索尼音乐娱乐公司、华纳音乐集团等国际音乐娱乐公司达成版权合作,但名单中缺少了全球三大音乐唱片公司之一环球音乐。一个需要补充的背景信息是,2019年,腾讯收购了环球音乐10%的股份。

  腾讯音乐内部这一年做了不少创新。2019年10月,QQ音乐的新版本中,大幅优化了“发现”页面的视频竖屏播放功能,离抖音更近一步。11月,腾讯新发布了一款名为MOO音乐的App,主打小众音乐市场。12月,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上市不久后,QQ音乐发布面向原创视频作者的“地心引力”计划,计划中称,平台将向全球招募拥有唱歌、跳舞、弹奏等才华,视频剪辑、字幕制作等能力的原创视频作者。

  竖屏播放、主打小众音乐、扶持可帮助打歌的视频作者,细细看去,这些动作的指向明显而一致。

  1

  随着“抖音神曲”的走红,抖音已经俨然成为最热门的歌曲推广平台之一。

  曾为黄雅莉、张韶涵创作歌曲的原创音乐人郑冰冰告诉字母榜,他尚未听说熟识的圈内朋友有人拿到抖音支付的版权收入,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使用抖音打歌的热情。

  “抖音的作用是传播,音乐播放平台上的播放量增加,音乐人或唱片公司自然可以获得更多的版权收入。”一家音乐版权公司员工向字母榜表示。

  2018年2月,李占将他的公司智鼎文化主业转为在抖音上做音乐和电影推广,这本不在他的规划内。当年1月,一位歌手朋友找到李占,希望能将自己的歌曲插到他们录制的抖音视频中,“结果这首歌突然火了,很多网友跟拍。”智鼎文化的订单接踵而至,陆续有音乐公司找来要做音乐推广。

  “名气的提升,意味着更多的演出邀约、更高的演出价格,直播时有更多的人进来看,带货时有更高的销售量。”郑冰冰说,虽然自己在抖音的流量并不太高,抖音给他带来的收入增长不超过10%,但提供了一种可能性,“或许我会因为抖音遇到真正欣赏我的人。”

  一位版权人士表示,移动互联网平台上的音乐版权费用的结算一般是平台分取50%、录音所有人40%、词曲所有人10%。

  “一首歌火了,整个产业链上的人都跟着受益。”李占说,首先是词曲作者,如果以往写一首歌的报价是5000块钱,那就可能涨到2万块;第二是演唱者,商演费用会大幅提高;第三是可以收到更高版权费用的版权公司和唱片公司。

虽然仍拥抱彼此,但抖音和腾讯音乐终有一战?

  抖音的出现给许多音乐人带来的收益不止表现在版权收入上,而可能是名气与经济收益的双重提升。2018年5月,欢聚时代旗下艺人摩登兄弟因翻唱《走马》、《讲真的》等歌曲在抖音走红,2个月后,他们开始为电影演唱主题曲,并有了首场线下音乐会,2019年1月,主唱刘宇宁作为踢馆选手候补参加了《歌手》,进入主流音乐圈。在选秀节目中,腾讯视频《创造101》的段奥娟,爱奇艺近期播出的《青春有你2》的王欣宇,节目组给贴上的共同标签是,曾在抖音走红。

  音乐版权公司VFine Music副总裁陈鑫表示,《星球坠落》在2018年很火,但总体来看,没有《野狼Disco》火。这是因为《野狼Disco》在粉丝圈、综艺圈火了后对内容进行了重构,找到陈伟霆,并结合短视频平台进行运营和推广,将其打造成全民话题。

  新歌在抖音的走红可能是长尾式的,和一夜爆红相比,这无疑价值更为长久。李占告诉字母榜,他们公司在抖音上打歌的模式是,免费为有拍摄短视频需求的客户提供录音棚及后续视频剪辑等服务,如客户无特殊需求,他们会将视频背景音乐设置为他们合作的唱片公司制作的歌曲,这意味着歌曲的宣传期可能持续数月。“有的歌曲上传了几个月后,才突然走红。”

  这些都是音乐公司涌入抖音的动力。在音乐公司负责版权运营工作的黄雷告诉字母榜,短视频平台崛起之前,艺人发布新曲的主要宣传渠道是音乐播放平台,但现在多了抖音。类似的,运营公司作商演邀约时,过去参考的榜单是音乐播放平台上的排行榜,如今抖音的音乐榜单也成为重要参考依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