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七星彩票特区论坛 > 55歲參加世乒賽:做一個倪奶奶那樣的歲月神偷内容

55歲參加世乒賽:做一個倪奶奶那樣的歲月神偷

2019-05-02 08:12 作者:808彩票资讯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55歲參加世乒賽:做一個倪奶奶那樣的歲月神偷

已經55歲的倪夏蓮(左)參加在布達佩斯舉辦的2019世界乒乓球錦標賽。

新華社

歲月饒過誰?至少饒了倪奶奶——1983年第37屆世乒賽混雙冠軍倪夏蓮。

1983年倪夏蓮在日本捧杯的時候,中國乒乓球的大當家、后來中國體育的二當家兼中國足球的大當家蔡振華還是小鮮肉,現在中國乒乓球的大當家劉國梁才7歲,摸乒乓球拍剛一年。

從1983年開始,倪夏蓮參加世乒賽像郵差一樣准時。從小妞變成了大姐,從大嫂成了大媽,今年55歲,有人喊她倪奶奶,她一點也不介意。作為盧森堡隊的正印先鋒,如今中國隊和日本隊裡年紀稚嫩點的,都得尊她一聲師太。你大爺還是你大爺,倪奶奶就是你奶奶。

這屆匈牙利世乒賽倪奶奶參加了三項比賽,共計在混雙比賽中戰勝一對英國選手,那場勝利讓她笑得合不攏嘴。

從1983年到現在,36年過去了,中國乒乓球隊至少換了七代,像《百年孤獨》裡的布恩迪亞家族一樣,足夠寫一部百年傳奇。歷史長度超越布恩迪亞家族將是輕而易舉的——按她現在的心態和水平,再光臨兩屆都沒問題。她平時在伺候兩個孩子和80歲的老媽,打理800平方米庭院裡的花花草草,大賽前才拎起拍子活動一下腰腿,然后提刀、上馬。

面對鏡頭,很多資格很老、風光不再的運動員會來這麼一句:我現在是享受比賽。除了倪奶奶這個年紀、這個資歷的,其他人說這個話,可信度要打個折扣。競技體育裡職業化程度高,或者市場大的項目,奉行的是贏家通吃,冠軍到手意味著財源滾滾,票子車子房子位置,甚至數以千萬計的廣告代言。面對鏡頭,不管是奪冠時梨花帶雨,還是失冠時淚流滿面,都是真情流露,透露的是職業體育的殘酷,登上巔峰的不易。

倪奶奶的情況不同。她年輕的時候拿冠軍是為國爭光,精神上榮譽無數但物質獎勵忽略不計,后來出國靠打球為生,在當地過上體面的“中產”生活,和如今職業體育裡的成功人士,靠薪酬和廣告代言動輒掙上億的頂尖選手不同。她現在享受的快樂,是業余選手的快樂。這樣的快樂,前提是有一定的物質生活保障和一定的精神境界,有點閑,有點錢,不再為稻粱謀,放下了輸贏,便是雲淡風清。這樣的快樂曾經離我們很遙遠,現在已很近。

比如近十年來瘋魔般的馬拉鬆熱,99%的參加者沒有任何希望拿獎金,但絲毫不影響參賽名額一年比一年緊俏。今年參加波士頓馬拉鬆的中國人就有900多人。轉戰全世界各大馬拉鬆賽事的這些同胞,是咱們國力增強、人民富裕、消費升級的直接體現。比馬拉鬆名額更緊俏的是王健林買下版權的環球超級鐵人三項賽,冠軍沒有一毛錢獎金,報名費動輒上萬,參賽的都是各行業精英。

這些業余選手享受的是最純粹的快樂,這樣的快樂隨著年齡增大而遞增。很多非奧運項目,或者對體力要求不是太高的奧運項目,有很多歲月神偷越老越瘋魔,五六十歲了,沒有老之將至的感覺,從乒乓球到射擊,從馬術甚至到體操,有眾多快樂周伯通。

倪奶奶的境界讓人艷羨。在乒乓球這樣絕大多數人是業余選手的項目裡,遍布歲月神偷。瑞典的瓦爾德內爾獨扛過六代中國男單,他和隊友組成的瑞典三駕馬車縱橫二十多年。浙江人何志文為西班牙隊征戰到快六十歲才金盆洗手。在歐美國家,四十多歲還披挂上陣的屢見不鮮。隻要他們在所在的國家還能稱王稱霸,隻要自己有閑情逸致,能湊足盤纏,願意打到什麼時候都可以,重在參與,開心就好。他們聽從的是內心的召喚,而不是金牌和獎金的誘惑。這與奧運會更高更快更強看起來不兼容,實質上是一種超越,他們追求的是更健康,更快樂。你我皆凡人,隻要想做,也都能做得到。

相比之下,職業體育界的歲月神偷,則是讓人肅然起敬。前幾天以色列的第四級足球聯賽,73歲的海耶克首發出場,打滿90分鐘,球隊輸了4個球,但他多次飛身扑救。海老爺子創造了職業球員的一項紀錄。他的兒子剛剛退役,36歲了覺得力不從心。光看海老爺子的背影和魚躍時的身姿,沒人想到他即將74歲,還沒退役的念頭。

在海老爺一扑成名之前,現役球員裡的歲月神偷紀錄由日本球員三浦知良保持。山浦知良是日本足球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旗幟,也是世界足壇的活化石。他進入21世紀后仿佛忘記了歲月,也可能是被歲月忘記了。從一級聯賽到二級聯賽,從主力到替補,到現在在板凳上等待哪怕一分鐘的上場機會,大家每年都猜測他什麼時候退役,但他每年賽季結束前都在續約。日本這個民族長壽,他們的頂尖運動員職業生涯也特別漫長,鏈球運動員室伏重信承包了六屆亞運會冠軍,2002年世界杯的日本隊22人大名單裡,竟然有9人去年還馳騁在職業足壇。

推荐阅读: